谁在操盘“8岁男团”?起底幕后经纪公司:多项业务针对低龄儿童

红星资本局原创

记者|俞瑶 强亚铣

责编|任志江 实习编辑|余冬梅

近日,一个成员平均年龄只有8岁的偶像组合“天府少年团”的出道,引起不小的争议。有不少网友质疑,经纪公司推低龄偶像出道,会影响孩子的学习和正常成长。

8月21日,“天府少年团”所属公司通过官方微博“ASE亚洲星空娱乐”发文回应称,“公司不是把孩子当作赚钱的工具,而是在孵化具有时代意义的新一代少年榜样。”

8月24日凌晨,“ASE亚洲星空娱乐”微博再次发文,宣布“天府少年团”正式更名为“熊猫少儿艺术团Panda Boys”。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ASE亚洲星空娱乐”于2020年开设ASE国际偶像训练基地,宣称要展开系统的国际偶像孵化业务,其业务范围包括少儿培训、偶像养成两大板块。

但天府少年团从海选招募到成团出道,不过短短7个月时间。而且,“ASE亚洲星空娱乐”针对低龄儿童的业务,不止这一个。

8月24日,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下属文化市场执法总队工作人员对极目新闻记者表示,正在核实“天府少年团”所属公司是否在管辖区域内备案,如果有备案会展开进一步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媒介管理研究所所长宋建武对红星资本局表示:“少年儿童过早进入娱乐领域,对于孩子的发展是没有益处的。很多资料也显示,这样培养起来的孩子,将来离开娱乐领域后,在适应社会方面也会出现问题。”

平均年龄8岁的“天府少年团”出道

舆论质疑“把孩子当成赚钱工具”

8月20日,偶像组合“天府少年团”发布单曲宣布出道。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有7名男孩的组合,平均年龄只有8岁,最小的7岁,最大的也仅有11岁。该组合一出道,随即在网络上引发巨大争议,不少网友认为低龄偶像的出道会影响孩子的学习和正常成长。

天府少年团C位挑战赛

面对外界的质疑,8月21日,“天府少年团”所属公司通过官方微博“ASE亚洲星空娱乐”发文回应称,“公司不是把孩子当作赚钱的工具,而是在孵化具有时代意义的新一代少年榜样。”

回应中提到:“作为‘天府少年团’的经纪团队,我们更像是一帮满腹情怀的少儿教育探索者。”

该回应还称:“经纪团队对成员的第一条要求就是在保证学习的前提下,再完成艺术训练,因为我们不是商业艺人团体。”

但该公司的回应并没有打消舆论的质疑,有不少网友评论:“小学都没学完的孩子真的适合进入娱乐圈?”“公司可能把这些小朋友当成了赚钱工具。”

8月24日凌晨,“ASE亚洲星空娱乐”微博再次发文,强调“不做饭圈文化,没有资本运作,我们就是同一群热爱唱歌跳舞的孩子们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同时,“ASE亚洲星空娱乐”宣布“天府少年团”正式更名为“熊猫少儿艺术团 Panda Boys”。

起底“天府少年团”经纪公司

主要业务是“培训偶像”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ASE亚洲星空娱乐”微博的声明中,落款公司除了ASE亚洲星空娱乐,还有一家时代星空文化传媒(成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时代星空”)。

8月24日,红星资本局尝试联系成都时代星空,但其公开的联系方式均已无法接通。

天眼查APP显示,成都时代星空成立于2017年8月,法定代表人叫孙雷,所属行业为广播、电视、电影和录音制作业,经营范围包括文化娱乐经纪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组织策划服务、影视节目制作等。

孙雷也是成都时代星空的实际控制人,占股80%,是最大股东;另一个股东叫何秋梅,占股20%。孙雷名下共有8家公司,包括北京寰娱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广州星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其中有3家已经注销。

值得注意的是,成都时代星空的前身为成都糯米饭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公司名称变更于2020年10月30日。与此同时,其经营范围也扩充到了文化娱乐相关。

此外,红星资本局发现,成都时代星空链接的官网实际为“ASE亚洲星空娱乐”(Asia Starry Sky Group)。根据官网介绍,ASE亚洲星空娱乐起步于2009年,最早从事互联网节目内容制作,曾运营过《全亚音乐榜》《音乐亚洲》《星8客》《OH MY GOD》等节目。

2014年,ASE亚洲星空娱乐进入韩国市场,2017年进入泰国娱乐市场,目前业务布局于韩国、泰国及中国市场,以艺人经纪、偶像新人培育、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等为主。

官网还介绍:“公司于2020年开设ASE国际偶像训练基地,正式展开系统的国际偶像孵化业务,并落地成都及广州,立志于提供精品艺训课程以及最专业的的国际型艺人孵化。”

ASE国际偶像训练基地的官方微信则显示,其业务范围包括少儿培训、偶像养成两大板块。

除了“天府少年团”,ASE亚洲星空娱乐旗下还有6位艺人,但天府少年团疑是其唯一的未成年人偶像组合。

从海选到出道只用了7个月

针对低龄儿童的业务不止这一个

红星资本局发现,天府少年团从海选招募到成团出道,不过短短7个月时间。

2021年1月31日,天府少年团首轮海选结束,4月18日就开始以团队形式公开亮相,5月20日还参加了“2021年5G新文创产业峰会”等活动。8月20日,天府少年团发布单曲宣布出道。

天府少年团的公开海选中,明确表示这是“ASE亚洲星空娱乐首个养成系男团成员”,招募条件为7-10岁、男生、有一定舞蹈基础。ASE亚洲星空娱乐承诺给予“专业经纪团队”、“顶级师资”、“量身定制出道计划”、“资源加持”等。

值得一提的是,ASE亚洲星空娱乐针对低龄儿童的业务,不止这一个。

除了天府少年团外,ASE国际偶像训练基地的微信公众号中,还曾发布过“少儿练习生冬季训练营”的招募公告,同样招募5-10岁的儿童,制定了为期15天的课程,包括声乐、舞蹈、形体等。

ASE亚洲星空娱乐还瞄准了综艺选秀业务,开展“综艺应试特训营”,培训对象主要是想参加综艺选秀的练习生。简介中宣传称,可以“精准修正练习生业务短板、充分挖掘练习生特长魅力、快速提高练习生应试能力”,甚至还能“提供最全综艺输送渠道”。

广电总局明令禁止偶像养成

专家:过早进入娱乐领域不利于少儿身心发展

5月10日,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综艺节目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禁止未成年人参加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

此外,从8月3日开始,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网络综艺节目专项排查整治活动,并且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强化网络综艺节目管理的通知。其中就要求,严格控制偶像养成类节目,重点加强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管理,严格控制投票环节设置;坚决抵制追星炒星、泛娱乐化等不良倾向和“流量至上”、拜金主义等畸形价值观。

8月23日,对于“天府少年团”的出道,半月谈与央视网也纷纷发声:偶像养成产业的发展,绝不能以牺牲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为代价;过分追逐低龄化的偶像养成产业,该管管了。

中国人民大学媒介管理研究所所长宋建武对红星资本局表示:“我们现在的国民教育体系,其设计初衷就是要保证社会成员,特别是低龄儿童有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从这个角度来说,少年儿童过早进入娱乐领域,对于孩子的发展是没有益处的。很多资料也显示,这样培养起来的孩子,将来离开娱乐领域后,在适应社会方面也会出现问题。”

对于过分追逐低龄化的偶像养成产业的公司,宋建武表示:“某些公司想要通过培养少年儿童偶像组合的方式来获取利益,从商业角度来说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但是往往这种做法也损害了少年儿童长期的发展,对他们的身心健康不利,是不妥当的。”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stjdz.com.cn/19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